【天地的主卻在照顧最低下卑微戰地裏屬祂的子民...】

2010年十二月卅日、得知中壢召會有一班青少年弟兄姊妹將赴金門、厦門相調訪問,我心即震動。因為我曾隨部隊五度駐防金門。在那個島上有我浴火重生的血淚史,有主無比的活的見證。況且我的兒子在廈門工作,也想去看看。那天,我打電話到金門召會,與主的僕人楊弘章弟兄交通。(2005年十二月十、十一日隨大雅召會的聖徒訪問金門,弘章弟兄曾全程陪同我們。)楊弟兄已得知這個行程,並竭誠歡迎中壢的聖徒前去相調,彼此供應生命,同享主的豐富。他同時向我說了一個負擔:盼望最早期來金門的軍中弟兄,能把當年在戰地召會的史實,點點滴滴、留下一些文字見證,好激勵弟兄姊妹。當時、主就在我心裏感動我,我也相信楊弟兄這個負擔是出於主的。的確,當年在兵荒馬亂,尤其天天在驚心動魄的炮火中,恩主大能的膀臂親自托著我們、保守我們、有太多活的見證。我如不盡一點本份,寫一些我切身的經歷,對主是忘恩負義。但我已八十一歲這個年紀,又缺少文字表達能力,我非常惶恐。負擔卻壓在我的心頭,主不放我過去,主說:你要寫。於是我懇切向主祈求,求主天天帶著我、導引我、管制我寫這篇見證。這篇拙劣的文字、的確是出於主的,也是由於主僕楊弘章弟兄的負擔激發而寫的。

祈求

主阿!我在灰塵中向祢懇求,求祢將我倒空,賜我清明的心思,我切需祢七倍加強的靈扶持我。我極其軟弱、且已年邁,求主賜我特別的恩典,把五十二年前、在金門島上、祢親自與我們同在、在慘烈的炮火中,祢榮耀的眷憐、活生生的見證,點點滴滴、重作回憶、記錄下來,好榮耀祢的聖名。主:我戰兢恐懼、力不能勝,求祢容許我懇切的向祢祈求,求祢管制並導引我的思路,把祢在那個島上、祢的作為、軍中官兵祢的百姓、如何剛強壯膽活在祢的面前、高舉祢的聖名,使祢全面得勝,而使撒但敗退蒙羞。主:我切切需祢握住我的手;背負我寫下去。求祢榮耀祢的聖名,阿們。

出發

1958年夏、那是我蒙恩得救的第三年、時年二十九歲,活在軍中,長在召會,熱心愛主。那天,得知部隊即將調防金門,我穿著滿身汗味的軍服,來到中壢召會、告知主僕夏文藻弟兄、我們即將出發,從高雄上船、開赴前線。夏弟兄抓住我的手,跪在會所中央,一雙手按在我的頭上,為我迫切禱告,把這個小弟兄恭敬交給主、莊嚴神聖的光景,我終身難忘。

到達金門

全師萬餘官兵、大軍壓境、軍威雄偉。到達金門後、我們這個團住在一個營區。每天清晨天未亮,我們四、五位弟兄即靜悄悄的進入營區後的一個山洞裏,同心合意跪在那裏禱告,與主親密,何其甜美。晚上休息時間也在那裏的山頭唱詩。我們都是大陸老兵,大都想家,有宗教活動長官也不在意。禮拜日我們各部隊的弟兄都在新頭聚會,那是一間獨立的民房,四、五十位官兵,全係軍服,我們卻是基督的精兵,每主日從各駐地同來相聚、唱詩、禱告、擘餅記念主,分享主的話,和睦同居,同靈同魂,和諧一致,魂樂似飛翔,在地如同在天。中午由蘇宗豪弟兄煮海蚵麵、給大家分享。弟兄們吃飽再各回部隊,揮手下週再見。最早期恢復中的金門召會,清一色是軍中弟兄,絶無一位姊妹,這是非常奇特的景象。由於部隊調動頻繁,也没有固定的領頭的弟兄,我們卻是相親相愛,和睦同居,弟兄們個個單純愛主,洋溢著天上的喜樂。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情况不妙

1958年初期我們在金門過了一段平靜、安寧、逍遙的日子,但好景不長。八月中旬,我們忽然接到緊急命令:本師萬餘官兵,立即沿金門南海岸散開,各自挖掩體、防空洞進住。情况相當緊張。金島官兵晝夜挖洞、挖掩體。情報得知、共軍即將向金門炮擊,望遠鏡也看見、共軍炮兵陣地一片忙碌、炮衣也全部卸除,大戰即將開始,我們也嚴陣以待。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歷史的一刻-震驚中外的「八二三」炮戰終告爆發

那時,我們全師官兵分散在金門南海岸,沿山邊各自藏身在散兵坑或自挖的簡單洞裏,以求保命,也是保存實力。我們在尚義機場右邊的沙頭山邊。每天傍晚、我照例獨自跪在一個山漥裏禱告讀經,上面頂著一塊雨布。1958年八月廿三日下午六時三十分,忽然全島陷入火海,對岸共軍三面炮兵、抱操全面向金門轟炸,共軍火炮的射程、超過金門全島,金門124平方公里的土地,没有一塊不在他們的射程之內。他們全部所有的火炮,瘋狂的、猛烈的、無情的集中向金門全島發射,炮彈如同狂雨、帶著火花,照耀金門全島上空,他們想用駭人的烈火、焚燒這個小島,連帶無辜的黎民百姓同受苦難。(目的在得著金門後再攻取台澎。)我跪在原地,炮彈在我身邊爆炸,全身顫抖,語無倫次,我只是喊我的主。主阿!主阿!主阿!耶穌、主耶穌,主阿!耶穌阿!我一面嚎哭,大聲喊叫。……此刻,有一個聲音傳進我的耳中:「今天,你頂上的這塊雨布擋得了炮彈嗎?」後來我得知這是魔鬼的聲音,我驚駭極了。就在此時、在無奈和絶望中,我隨手翻開面前的和合本聖經,我没有翻第二遍,經上的話,主的活話,照亮在我眼前、強烈的光顯在經上,詩篇第九十一篇:「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災害卻不得臨近你。……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此時,魔鬼又發出聲音:「這些話靠得住嗎?靠得住嗎?」(魔鬼總是叫人懷疑主的話。)炮彈持續不停的爆炸,隨即有一個更強而有力的發聲、像雷轟震耳:「不能改變、不能改變,我的話不能改變!」一聲比一聲有權柄和威嚴。這時、我全人甦醒,確知我的主在我身邊護衛我,並親自向我說話,頓時,我的驚恐和害怕竟完全消失。炮彈繼續轟炸中,主扶持我,加力量給我,叫我壯膽,我不顧一切,左手握住我的大本聖經,隨即起身分別走到每個官兵的身邊,拍拍他們,拉住他們的手,一個一個的對他們說:「不要怕,主要保守我們,主不改變。」我就是這樣一個一個對他們說的,我没有加甚麼,也没有減甚麼。他們個個面色如土、驚恐懼怕,望著我發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們各個兩眼茫然,似乎不知道我向他們說甚麼。前後約二小時後停止轟炸,全島落了六萬多發炮彈,我們這個連隊一百多人,卻没有一人傷亡。這是我在「八二三」炮戰當天的切身經歷。走筆至此,往事如昨、歷歷在目,一個卑微的小蟲,除了低頭敬拜我的主,笨口結舌如我,還能說甚麼呢!

主親自救我-另一次出死入生的經過

過了八月二十三日,領受了共軍三面包圍慘重的炮擊,島上全體官兵,每天惟一的工作就是挖山洞。並且是各自挖洞、打洞,好有藏身之處。我沿山腳,花了十來天不分晝夜的挖掘,(夜間點煤油燈)洞內可以放一塊俞大維部長從台灣運來的榻榻米床墊。洞上面的積土(沙石)很深,共軍炮彈的延期信管絶對炸不進去,(炮彈瞬發信管觸地即炸,用以毀滅地面部隊,延期信管深入地面後爆炸,用在炸毀工事。)勞苦的成就我,我很欣賞,也很欣慰,以為此後必為安全無虞。從八二三以後,每天下午六、七點鐘,共軍均持續不斷的炮擊,選定一個目標,集中轟炸。因為傍晚目標清楚。我們均滿身汗臭,離我的洞二、三百公尺靠近機場邊,有一個水塘,我們每天均在那裏洗澡。我永遠記得那是九月十一日下午三時左右,我以為這個時間不會炮擊,我們有三位官兵同在水邊洗澡,脫得光溜溜、好不痛快。就在此刻,忽然炮彈猛烈轟炸,而且在我們的前後左右爆炸,我驚慌不已,我没有命的喊叫、哀哭。我只有喊主,我無法形容當時的情形,恐怖、絶望、哀嚎。我真正無法表達,我只有狂喊亂叫我的主,地面有洞我也要鑽下去,無奈無洞可鑽;我流血洗汗挖的那個藏身洞離我太遙遠了。我今天必死在那裏,我絶無活命的指望。因為這裏是機場,這裏是共軍轟炸的目標。一個老兵、我跪在那裏,緊緊抱著他,另一個新兵貼在地面。炮彈不停的落下炸開,奇妙,是誰的手擋住炮彈,破片卻是飛不到我們身上,是無法理解,也是任何人無法相信的。我全身戰慄狂喊亂叫我的主,耶穌,耶穌,耶穌,主,主,主。後來炮擊截然停止,我們三個人毫髮無傷,眼見池邊的水櫃、抽水馬達、廚房用具,全部炸燬,水面的鴨子也炸死,一片血紅。我們草草收拾,回到洞那裏,同事們目瞪口呆,以為我是亡魂。(另二人不知屬何單位)轟炸期間,大家都查問「密碼官」(我的職稱)到那裏去了?說洗澡去了,有人說趕快預備「榮譽袋」去收屍。此時我活生生的站在他們面前,各個面面相覻,到底怎麼一回事?没有一個人相信我會活命。最後有一位士官搖搖頭,似乎非常納悶,他說了一句話,我至今記憶猶新,他望著我說:「你們信耶穌的到底是有個甚麼名堂!」從那天開始,只要有人看見密碼官去洗澡,後面即跟著一大串的人。主阿!一個卑微小蟲、如此蒙祢憐憫,怎不含淚感恩,也因著一個微不足道的卑下之徒,多人跟著蒙保守。主阿!頌讚你的聖名。阿們。

洞中聚會、禱告讀經

主親自帶領我們,並與我們同在。此後,幾乎是每天、我們這個單位裏的官兵弟兄,有十幾位、一有空就在一個較大的洞裏聚會,同心合意的禱告讀經,同患難共生死,超越驚恐懼怕,天天與主同在,並為部隊迫切禱告。戰地的弟兄相聚,同靈、同魂、同命,何其神聖甘甜。洞裏没有燈光,我們帶著手電筒、讀經時照著聖經閱讀、禱告時就關掉。很難想像那些日子與主奇妙同在的感覺。一位天地的主、卻在照顧一些最低下卑微戰地裏屬祂的子民。撒但又不甘心,一位指導員、叫殷占元,(後來成了我們的弟兄)他見我們天天聚在一起,以為是搞「小組織」,(果真如此,那真是不要命了。)就去報告團長張延年上校,他也是想討好上級長官。(團長的夫人是新店召會的姊妹),一面把士兵弟兄關進野戰厠所裏,我們的弟兄在裏面唱詩歌。(他不能隨便關軍官弟兄),團長問殷占元:「他們在洞裏除了讀聖經、禱告以外,有没有其他活動?」殷占元回答說:「報告團長:没有。」團長兩眼一瞪,回他說:「嗨!他們信耶穌,就是搞這個名堂,你管他們做甚麼?把那幾個士兵放出來!」殷占元碰得灰頭土臉,要去放我們的弟兄,弟兄們無辜受辱,很「牛」,就是不肯出來,要他去請團長親自來請他們出來,他們才肯出去,那天弟兄們把指導員殷占元弄得下不了台。

料羅灣海邊施浸、岸上群眾圍觀

那些日子、由於天天在炮火中生活,主用神蹟奇事隨著我們,軍中信主的官兵很多,這也無形中成了極大的安定力量,上級長官不鼓勵,也不禁止。後來共軍改為「單打雙不打」。那時,我們已進駐東村。實在是出於主的作為,有一天,我們竟在料羅灣海邊為弟兄們施浸,我和王謀成弟兄配搭,先站在海水波浪中禱告,受浸的弟兄們紛紛脫掉外衣,一個一個跳進海水裏,我倆按著受浸的弟兄舉手禱告,把他們按在水裏,扶起,大家同聲唱詩,歌聲昂揚,上達雲天,主無比的榮耀與我們同在。岸上大批的群眾圍觀。這件事震驚了上級長官,他們看這些信耶穌的傢伙簡直是無法無天,也是膽大包天。雖然是南海岸,也是在共軍火炮的射程之內,假使瞬雷不及掩耳來一群炮彈,必是傷亡慘重,不堪設想。

宗教會議前夕的爭戰和遇險

上級決定在塔后一間禮堂,招開「宗教會議」,以冷卻並壓制我們的火熱的心。主的主宰、我首先得知這個消息,隨即電話告知弟兄們,當天晚上,我從東村走到新頭會所,中途經過一座小橋、漲潮、水已快到橋面,我走過小橋、到達會所,十二位弟兄,我們二話不說,一同跪下為隔日的宗教會議、迫切流淚禱告,求主捆綁仇敵,叫我們剛強壯膽、為主說話。因為有一班剛受浸的弟兄們,怕受到無情的傷害。我們經過一個多小時透徹的禱告,靈裏都很平安。天已很黑,我帶著手電筒、原路直奔回東村,這時水漲已超過橋面,我根本看不到橋,一腳踩空,竟落下去,在海水中飄浮,黑夜、誰救我?我没有命的喊我的主,我驚駭慌亂極了,我兩手亂打亂划,不知不覺,我竟抓到橋面,我盡全力爬上、站在橋上,我驚魂未定,即大聲向撒但吼叫:「撒但,你失敗了,我的主已經得勝了!」是主把我拉上來的,眼前一道光線、主指示我向光直走,很快的到達駐地。我全身濕淋淋的站在碉堡裏的同事面前:向他們說:「今天如不是主救我,十個李某也淹死了,喊天皇老子都没有用,只有喊主,喊主耶穌。」他們向我直發呆。

宗教會議中、剛強壯膽、慷慨豪邁

隔天早上、一輛大卡車、沿著各個據點碉堡,把我們這些「宗教徒」一個一個叫上車,我們全未吃早餐,各個面色凝重,我們像羊羔被牽去宰殺。到達會場、已有另一批聖徒先到。會議由政戰主任吳大倫中校主持,各單位的營級指導員坐在他的兩邊。吳主任應是一位開通之人,他面色祥和、說了開場白:「各位官兵弟兄們,軍中並未禁止信耶穌,連蔣夫人也是基督徒,可是不要太迷……,現在請大家發言。」他的話一停止、如同洪水爆發,弟兄們紛紛站起來,一個一個搶著發言,一位弟兄說:「報告主任,你知道我過去是個怎麼的人,我過去大過不犯,小過不斷,是個大家共知的頭痛人物。如今我是個怎麼的人,你們都看得見,是誰改變我的,只有信耶穌才能改變人。」另一位弟兄說:「我過去採買揩油的錢、都還給公家了,是誰叫我這樣做的,是耶穌感動我的。」隨後接著又有弟兄們站起來,一個一個作他們蒙恩的見證。剛強壯膽,毫不畏懼。而且滔滔不絶,欲罷不能。有一位朱學仁弟兄、不識字,他卻滿帶尊嚴,句句真誠,話語豪邁,鄭重的說他信主以後生活的見證,台上的人無不動容,而且驚奇。聖靈管制全場,並充溢我們。我清楚記得、當時未曾有一位長官起來作反駁的發言,聖靈把他們的口完全封住。最後,吳主任站起來說話:「各位,今天這個聚會,不像在開宗教會議,倒像在禮拜堂。我們也因此更多知道你們,你們的確是真信耶穌。現在宣佈散會。」弟兄們衝出會場,大家相擁而泣,又喊又叫,「阿利路亞!」喊聲震天。

結語

八二三炮戰過程中,我軍傷亡甚重,特別是搶修線路的通信兵,卻没有聽說有一位信主的弟兄傷亡,這是奇蹟,也是神蹟。一切尊貴榮耀頌讚歸給復活大能、掌管萬有、愛我們、眷憐我們恩主耶穌基督,直到永遠。阿們。

附註:當年悲痛的歷史,已是時過境遷;如今兩岸已超和諧,金門也已成為國內外的旅遊勝地,一片繁榮景象,不復與往昔同日而語。願主祝福金門召會、大得復興,阿們。

一個當年在金門當兵的主內弟兄李子清敬述

2011.1.



引用來源: 我在金門一段終身難忘的經歷 | 水深之處福音網站
Facebook 水深之處粉絲專頁 - http://www.facebook.com/luke54.org

================================================================================

我的父親也打過823炮戰,父親所描述炮戰當時的情景,就如這位李弟兄描述的內容幾乎一樣,槍林彈雨中,父親沒有任何的受傷。
父親小時後在大陸時,因有西教士到父親家裏傳福音,並贈送一本約翰福音於父親的家中,父親偶然一天拿起約翰福音看看,讀到第一句話”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父親就相信宇宙中有神,並且神也為他預備信主的道路。
所以民國四十八年,剛結束八二三炮戰,父親因生病住在高雄的軍醫院,經人傳福音後,就受浸歸入主,之後隨著部隊搬遷,主都預備弟兄們與父親做同伴,父親得救後就一直過召會生活。
當部隊再移調至金門時,父親也週週分別出來歸主,在金門召會積極配搭服事。
去年底,父親被主接去了,我們難過之餘,也喜樂父親真的是得勝者,父親的同伴說:"這是一場周弟兄的歡送聚會,我們應喜樂歡騰。"


願主祝福金門召會、大得復興,阿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ings 的頭像
endings

endings

end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