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老爹剛確診為肺癌腺末期的時候,因為實在太痛了,醫師直接給老爹嗎啡點滴止痛(和燒燙傷一樣),

老爹就陷入迷迷糊糊睡夢中,那時候我們都沒有和老爹說到話,也很怕老爹就這樣離開了,

有時候老爹好不容易稍微清醒一點,可是也是不想和我們說話,

唉~~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日子!

老爹有時候清醒過來,我問他:老爹你要清醒跟我們說話,還是要睡覺不痛痛?

老爹說:我要睡覺

可見老爹真的很痛,痛到連跟女兒說話都不要了。



後來老爹住院超過醫師講的2週(醫師說:伯伯不用回家了,只剩大約2週的時間),

我們把老爹轉院,然後也開始接受艾瑞莎的治療,真的好貴喔~一天一顆,一顆1800吧(在此先不戰艾瑞莎),

誰不是為了救至親,願意這樣付出財物呢?

老爹終於漸漸地清醒,然後老爹就開始願意跟我們說話,

問老爹有沒有什麼遺憾,老爹說沒有,

我們也告訴老爹家裡的事情我們都處理好了,老爹別擔心,

老爹只有一句話:要我們好好照顧媽媽,不要丟掉她。



最後老爹也沒有接受急救,從第一次收到病危通知開始,我們就是只簽DNR,這也是老爹生前向我們提過的,

所以最後我們也沒讓老爹多受痛苦,時間到了,老爹就過世了。

 


老爹的過世真的很安息,縱使我們有很多的捨不得,但是看到老爹最後沒有多受痛苦,

我想這也是對老爹、對我們的安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ings 的頭像
endings

endings

end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