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因為尿滯留住院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內,醫師還沒診斷出來老爹其實是肺腺癌末期,

接著一個星期,複診神經外科時,醫師當天門診就幫老爹排了一些檢查,

結果當天醫師就跟我們說,老爹應該是肺癌末期,幾乎99.99999...%可以確定,

但是我們不相信,有太多原因叫我們無法相信。

過幾天,老爹胃口開始不好,吃不下東西了,老爹就開始放置第二根管子-鼻胃管,

老爹第一次放鼻胃管超痛的,看醫師幫老爹放管子,老爹的眼睛也是淚水,

放到一半,老爹就搖搖手跟醫師比不要放了,

可是我們當時也什麼都不懂,不知道到底放不放對老爹有什麼差別,

後來好不容易放好鼻胃管了,我記得老爹那幾天心情不太好,不太想跟我們說話,

接著一兩天,醫師也排了很密集了檢查,胸腔鏡、胸腔CT、腰部MRI,

老爹的體力也跟者一天比一天差,不知道老爹是因為做胸腔鏡檢查,喉嚨不舒服,還是放鼻胃管喉嚨不舒服,

老爹有時候還是會跟我們說話,但是都說不出來,沒有聲音,

很怕老爹就這樣,還來不及跟我們說話,就離開了我們。

 

那時候,我們滿常去護理站的,和護士討論怎麼照顧老爹,怎麼灌食、怎麼翻身、怎麼擦澡、換尿布....,

因為對於突如其來的癌末,如果沒有多少時間可以陪伴了,那就我們自己照顧吧,

也在夜深人靜時該睡覺時,發現老爹沒有睡覺,老爹對於他的鼻胃管非常耿耿於懷,

有次我去護理站,和值班護士說我爸不喜歡鼻胃管,該怎麼跟他解釋,

我記得我說完話的當下,護理站沒有任何動作,

結果過沒多久,住院醫師走到我們病房,走到老爹的病床旁邊,跟老爹說鼻胃管的作用,

以醫師的立場來安撫老爹的情緒;

之後,老爹才開始接受他的鼻胃管。

 

能夠遇到這種醫師,對於去年老爹剛住院的我們,是很難得的,

有時,我們剛跟主治醫師談完病情,卻要強忍著淚水跟老爹說話,

主治醫師說:伯伯只剩兩個星期了!!現在就是用嗎啡讓他舒服。

可是醫師卻沒跟我們說用嗎啡可以止痛,但是病人會一直昏迷。

 

一年了~~還是很謝謝當時照顧過老爹的醫護人員,或許有好有壞,但是都在崗位上盡忠職守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ings 的頭像
endings

endings

end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