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搬家了,舉家搬到南部,只有我留在新竹.

一兩週整理家裡的時間,把老爹的物品也都整理出來,

老爹安息的那時候,我們只有把一些醫療照護用品送人,

這次,幾乎全都不留,只留有老爹筆跡的物品或很有紀念價值的東西.

 

老爹很愛我們,正如基督愛召會,爲召會捨了自己,

在老爹的日記本裏,記載的是他對我們的關切,

他紀錄姊姊幾號幾點幾分的飛機回來,我幾號會回家,又帶他什麼時候去哪裏玩,

記得姊姊第一年去海外開展,幾位弟兄姊妹和我們家一起送機,

在姊姊出關那一刻,弟兄姊妹簡直就是圍成一道小牆,不讓老爹看到姊姊轉身的那一刻,

因為老爹一定很捨不得,老爹的眼眶是紅的,

老爹的愛不說出口,卻是實際溫暖的行動,

看似平凡,卻是最源遠流長.

 

整理老爹物品的同時,好多回憶又湧上心頭,

老爹的物品中,有一樣是用來抓癢的東西,

記得老爹吃了標靶藥,清醒過來之後,他說:我的指揮棒呢?

我們以為老爹真要指揮什麼,後來才明白老爹的抓癢棒就是他的指揮棒,

因為老爹的腳不能動了,所以要抓癢棒把靠近老爹腳部的東西撈到老爹的手邊,

或是用抓癢棒來調整被子的厚度,老爹才不會覺得太重.

 

父親節前夕,很想念老爹!!

在我們眼中,老爹是被主取去的得勝者,他是我們的榜樣,我也要成為得勝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ings 的頭像
endings

endings

end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