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一 我爸從烏龍住院算起 邁入第二週
中午我去醫院 發現我爸的耐痛時間變少了
目前是每四小時注射一次止痛針(嗎啡)
因為劑量已經很高了 所以醫師沒打算增加劑量或縮短間隔時間
但是爸爸大概3個半小時之後 開始覺得有一隻腿特別痛

下午醫師查房 上星期做支氣管鏡時 發現我爸的肺有很多痰
所以本來要做細胞切片也沒做 就先幫他抽些痰
即使到今天 醫師能確定的是:我爸是肺癌末期 已經轉移到骨頭了
但是他們無法確定是哪一種肺癌

醫師說:針對癌症病人 有兩種治療手段
一種是積極治療 另一種是讓病人舒服的過完
而考慮到我爸的惡化情形 加上他的年紀(已經快85歲了) 所以採用第二種手段
再來 讓病人舒服的過完 可以選擇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
關於這一點 在爸爸身體還很好無任何異樣時
他就說過:如果他怎樣怎樣 就這樣過去吧 不用急救了
所以我們尊重病人的意願 簽了放棄急就同意書

我姊問醫師:那病人可以回家嗎?
醫師說:應該不用回去了(我忘記他的回答 意思就是這樣)
放棄急救後 快的話就是這一兩個禮拜
聽完後 我和姊姊對看一眼 我們已經快哭出來了
果然 等到醫師走了 護士拿同意書來 爸爸努力牽完名字 我和我姊也簽完後
我們兩個就開始一直哭 一直哭 一直哭...

邊哭邊討論 怎麼和爸爸說 他隨時有可能走
邊哭邊討論 怎麼和媽媽說 爸爸隨時會走 而且是在醫院
爸爸似乎知道自己的身體在走下坡
但是跟他聊聊 我覺得在爸爸的眼裏 死亡對他來說 還沒這麼快來到
晚上 我姊和媽媽說 爸爸隨時會離開我們
然後 媽媽也哭了好久好久
我知道這對媽媽是很難接受的事實 但是總得向媽媽說
其實我也知道 爸爸最放不下的是媽媽 畢竟媽媽不是一般平常人
他第二放不下的 就是我和姊姊了

由於爸爸最近吃的東西實在太少了 醫師建議插鼻胃管
結果 我爸眼角滲出淚水 喉嚨一整個不舒服 一直說要拿掉
我請護士過來看(當時護理站只剩另一個醫師在 我不認識他 他也不認識我)
我一開始覺得護士好像沒有要理我
後來我要走回病房時 聽到他跟醫師說:這個病人本來以為是坐骨神經痛
結果後來才發現是肺癌 不過已經太晚了 是末期......
我走回病房後沒幾分鐘
護士和那位醫師一起過來 醫師安撫我爸的情緒 說明鼻胃管的確會造成不舒服...
這點讓我很感動 至少他們沒有輕看任何一個走向死亡的病人

而且我哭完去買衛生紙時 看到願意仔細檢查我爸的神外醫師
他還認得我 對我笑了一下
但是我想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
如果能早點發現我爸是肺癌 或許就可以避免這麼多得捨不得了


ps.我有回診看眼睛了 醫師說:不是重症肌無力 所以就多休息吧
我想這是主特別給我的病痛 因為我可以好好的陪爸爸走完這一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ings 的頭像
endings

endings

end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